中國,一個真正重視遊戲的國家。香港,相信很快也是了……(本文帶有強烈政治色彩)

我多番強調,遊戲對玩家的影響超乎香港社會的認知。其實僅上週,國際便發生了兩起遊戲導致的慘案。一宗是沉迷電玩的日本中年男性因其扭曲價值觀招致殺身之禍,另一宗是印度玩家被遊戲氣死

雖然日本男子死於他殺,但不能否認沉迷電玩是間接死因

遊戲會改變玩家的價值觀,能好好利用的話會是良藥。而中國,深明此道。

不知道大家最近有沒有留意「和平精英」這遊戲呢?它的前身其實是「PUBG」,即我們常說的吃雞類遊戲的發源。這遊戲因應中國廣電總局要求,而改成須符合中國社會價值觀,最後改了名,轉了服,由「PBUG」變成現在的「和平精英」

這件事背後反映了甚麼?

一,中國政府願意為遊戲產業付很多錢。做遊戲審批其實是要很多人力物力的,審查員和遊戲開發者、發佈遊戲渠道、宣傳品製作商等等進行多次來回溝通、檢驗。而且,是每隻遊戲都要驗,不驗不得出版。獨立創作者、遊戲平台上的小遊戲可以繞過嗎?不可能的,因為出版遊戲要有版號,就像出書要有書號一般。如果連小遊戲都要各項細節逐一檢驗,你便理解廣電總局每天的工作量,中國政府投入了多少的錢在遊戲產業上。

二,中國政府把遊戲視為媒體。廣電總局全稱新聞出版廣電總局,遊戲在中國除了被被視為出版物,更是傳播資訊的媒介。比起香港只把遊戲視為資訊科技產品,把遊戲業歸類為科技行業或娛樂產業,要成熟和全面得多。

三,中國明白遊戲會對玩家的價值觀影響深遠甚勝於其他媒體。為甚麼遊戲不能有結婚系統、遊戲不能有血液?電影、動漫卻又可以有,比如最近很火的復仇者聯盟4,不也充斥著暴力嗎?其實中國很早已明白,玩遊戲的體驗跟觀賞影視不一樣,會更投入於其中,容易假「戲」真做。

「和平精英」只是其中一個多人知道的例子,要說下去恐怕日落西山。中國對遊戲業的「重視」,在做遊戲的人肯定不會否定。

當然,這個「重視」對遊戲業造成了打壓。

例如扼殺了少型企業。因為若要因應廣電總局的要求去改動遊戲內容,是需要很多資源,而往往只有大公司能付出這資源。

又例如影響了創作者的創作空間。可以想像,如果遊戲不能出血,其實有很多遊戲題材是不能成立的。這樣那樣的規條,只會令創作者綁手綁腳。

別誤會,我是個講道理的親中派,我真心欣賞中國對遊戲業的重視和理解,只是不喜歡中國凡事以負面打壓來解決問題的思維。

表面上問題是解決了,這樣真的好嗎?

其實,我除了想說中國有多麼重視遊戲,香港有多麼忽視遊戲,還想請大家思考:即使主流遊戲正危害著社會,你希望香港同樣以審批遊戲這一途徑去解決問題嗎?

香港逃犯條例一旦通過,香港便會變成這樣了。首先,遊戲只是一堆數據,你沒有辦法阻止遊戲在內地傳播,很容易便會引起內地政府關注。然後,沒版號的遊戲會被視為非法出版,也就是說,犯罪。屆時創作者將可能被移交到內地。說得直白一點,沒能申請版號的業餘遊戲創作人可能會失去一切,每天掛著罪人的名義渡日。又或者,創作符合中國國情的遊戲。又或者,移民。

作為一名玩家,你希望見到這個局面嗎?

(其實遊戲以外,任何創作和言論都有機會違例,因此有很多創作者都紛紛提出抗議,詳見此處

後記:
其實寫呢篇文既時候,我好掙扎。我到底當遊戲業係career path,定我真係可以為遊戲業獻出自己呢?好在無朋友, 但我有家人,無左個經濟支柱,會唔會連累佢地呢?最後,我祈了個禱,還是決定發佈了,因為神是我最大的保障,祂的愛有無比力量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