遊戲敘事的優勢

有次被問及為何做遊戲?我回答:「因為想說故事。」對方回了一句「小說和電影也可」。

其實有這想法並不奇怪,最近遊戲敘事有「電影化」的趨勢,你會見到很多大作用全 CG 電影配合 QTE 去製作互動場景。由於越趨優秀的分鏡和運鏡把 QTE 的存在感都刷走了,因此現在的年輕玩家容易把遊戲敘事想像成「看電影」。

因為這樣,今次我們談一下遊戲相比於其他媒體,有甚麼說故事的優勢。

1、交互能幫助玩家了解因果邏輯

跟很多人一樣,我用八隻字去概括遊戲:「做些行動,獲取反饋」,例如玩馬利奧時按住右鍵便會前進,你便知道左右鍵是向著對應方向移動的意思。

透過反饋,玩家比看電影更容易理解因果。在電影的世界,事情只會線性的發生一次,玩家未必能深刻了解每一件事情對整個故事的影響。

但是在遊戲中,可以透過不斷重覆的嘗試,從更多角度地理解整個故事。

《奇妙人生》(Life Is Strange)中玩家可以透過時間逆流,去改變本來要發生的事情。

玩家透過不斷影響主角周圍的事件,探索更多關於主角的人際關係、社會地位、價值觀等等。玩家藉著如何阻止一件事情發生,去理解一件事情為何會發生。

例如玩家的朋友自殺了,玩家要自行思考如何阻止這件事發生。是自己說錯了話?是自己的不小心無意中掀起了朋友的情緒?跟電影不同的是,玩家必須自己思考,並去嘗試行動,而不是被喂食,被灌輸。

因為這個不斷思考,反複嘗試的過程,玩家會更深刻理解一件事情的因果邏輯。

《奇妙人生》的第一章,可是免費的哦~

2、事情更具實感

在電影的世界,讀者按著角色的想法和動機去思考,去理解那位角色。但玩遊戲,玩家不單要順著操作角色的思維,還要做著相同的事。

《Florence》跟上面說的《奇妙人生》 不同,是一隻線性的遊戲,玩家無法左右主角的行動和決策。玩家可以做的就只是順著女主角的思想去行動。

比如同居這一章,玩家(女主角)迎接搬進來的男主,立刻出現了一個問題,就是空間不足。原本女主的屋一個人住,沒有太多空間擺放男主的東西。玩家要決定把甚麼東西放進儲物箱,甚麼東西保留。過程中玩家會覺得很麻煩,因為好像甚麼都有用,空間卻又不夠。

這些事情,在電影的同居情節中,很難把這個情況表達得這麼具體,主要原因還是玩家並不是站在「真的要實行」的立場,會很難記住某些細節。

《Florence》玩家要決定把甚麼東西放進儲物箱,甚麼東西保留。

3、玩家更具同理心

乍看之下,不就和第二點同一意思嗎?其實不然。人是否感到一件事情很真實,跟會否對事件中的人物身同感受,是截然不同的兩件事。以上面講到的《Florence》為例,你大概會認同女主角的經歷是絕對可能發生,但如果你沒有談過戀愛,你大概不知道她實際上是甚麼感受。

這裡想特別吹捧一下《我們的所見會塑造我們》(WE BECOME WHAT WE BEHOLD),一隻itch上的免費遊戲,卻是教科書級別的作品。(後面的介紹含劇透,不喜勿看)

玩家扮演記者,甚麼都可以拍,拍照後照片會在電視新聞上播出。

問題是,如果記者拍一些和平、和諧、沒甚麼特別的畫面,人們對新聞沒甚麼反應,記者也會「被提點」不要找這些沒「新聞價值」的照片。

當玩家反覆拍攝,會根據人們對新聞的反應(遊戲反饋)了解「何謂新聞價值」,原來暴力、煽情、負面,就是人們想看的東西,就是「有價值的內容」。

遊戲結局可想而知,整個社會充斥著仇恨,因為他們透過玩家的照片,只會獲得滋長仇恨的資訊。

玩完這個遊戲,你會對社會上發生的事產生同情,因為原來他們也是受害者,而玩家(媒體)才是加害者。

我想這份同情,大部分是因為玩家明白這結果是無可避免又無可奈何,這種無力感是電影所不能給你的。透過玩家自身的不斷嘗試,去尋求其他可能性,到最後透過反饋得出「新聞價值」的本質。

當然電影可以描述一模一樣的劇情,但玩家真的會同情記者嗎?他只會覺得記者沒骨氣,為新聞價值放棄原則。理由很簡單,因為被罵的、沒成績的,是「那記者」而不是「讀者自身」。

有興趣可點下面網址遊玩,遊戲總長大約5分鐘(中文版哦~):WE BECOME WHAT WE BEHOLD 中文版
WE BECOME WHAT WE BEHOLD 繁中翻譯. Available to play onlinedouduck08.itch.io

《我們的所見會塑造我們》遊戲畫面:照片被評價為「和平只帶來無趣,暴力有助散播」

總結

正是「做些行動,獲取反饋」這一關鍵的過程,造成了遊戲跟其他媒體的不一樣。但這種不一樣,若不能善用,那就是空藏美玉,浪費了一個好媒介。

這裡作個保障自己的聲明,我並不是要眨低遊戲以外的媒體,小說那種文字的美也是遊戲所無法攀比的,只是本文集中討論遊戲,故忽略了其他媒體的優勢和特色。

另外,最近有人提出沉浸式影像,即 VR 電影,也能達到比普通電影更感同身受的效果,這一點我亦同意。但今天不是討論電影所以就不作闡述。

最後,如果你想踏進遊戲創作的領域,只是不知從何開始,又或者想幫忙建立業餘遊戲圈子,歡迎電郵至 simonbut711@gmail.com 或者到 新開設的 discord 找我(simonbut),我叫畢子。

Discord: https://discord.gg/5YsfjXj

題外話:

前幾天,應香港藝術發展局的選民號召,去了三年一度的「投藝術一票」提名推選活動。現時遊戲不在藝術發展局下的任何一個範疇,不過遊戲跟動畫、漫畫、輕小說不同,不能分類到電影、視藝、文學等範疇,因此ACGN中只有遊戲是完全沾不上藝術的邊。

成為選民其實微不足道,但這亦是影響她的重要的第一步,期待會有更多人為遊戲藝術發聲。遊戲有它的商品面,也有它的藝術面。

投票結果可留意: https://www.voteforhkadc2019.hk/ch/index.html

十大範疇都沒有遊戲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